Fri

25

Aug

2017

issue.447「以色明志」REFORMATTED Calidus * Asterisk Mode

"Hey! Hey! Don't "NOT NOW" me! I hate being NOT NOW'D!"

Calidus開售未久,MMC以意想不到的高效在其後的TFCon上公開了限定版本Calidus * Asterisk Mode,通體火辣顏色換上低沉紫藍調子,這是邪惡版?鏡世界版?暗黑版?如果你有追開<MTMTE>其續篇<Lost Light>的,便了解是甚麼一回事。


. James Roberts在連載中不斷嘗試加入TF的各種人文元素,以令這個世界顯得更完整更有生活感,而不是整天只有你爭我鬥,來去只有戰爭戰爭,這正是MTMTE顯得吸引的原因。宗教是其中之一,我們見到一位主要角色帶著虔誠信徒的身份——Drift。經歷過人生起起伏伏,試過墮落又試過浪子回頭,從大奸大惡變成謹言慎行,Drift帶著一種信仰來自我約束,讓他的轉變顯得更具真實。Drift所信奉的教派名為Spectralism光譜教,第一次被提及是MTMTE第22期,Thunderclash造訪Lost Light時從Drift身上的細微變化觀察得出,並向其行使了教禮。Spectralism的教徒會通過各種顏色向外界明示出某種信息和態度。目前沒有更多關於該教派的描述,亦不確定與Dai Atlas領導的Circle of Light劍士團有無關係(考慮到Drift過往與劍士團的經歷而踏出人生新一步),唯一肯定是Roberts每加入一個元素,都有機會成為日後某些重要劇情的伏筆。


. 在Lost Light啟航前,Drift已遊說Rodimus加入Spectralism,甚至在另一架悲劇Lost Light上,Drift以Spectralism的儀式為意外身亡的Rodimus舉行告別禮。以Rodimus的自我個性,豈會輕易成為守道者,可能經歷種種風波與劫數,加上與Drift的重逢以及對其的一絲愧疚,於是在<Lost Light>開篇,我們見到他似已皈依,並在Drift幫助下重塗全身的顏色。如Drift所言,紫藍色調在教義中代表著哀悼,或許這是Rodimus寄託對Skids逝去的哀傷;但同時,紫藍色亦象征發出殺戮的諾言,也許這又是Rodimus對奪船叛徒Getaway發出格殺令的明示。


. 紫藍暗調的Rodimus,不期然地叫人想起Takara Tomy原創的Black Rodimus Convoy,又或是TFA的Dark Rodimus,甚至有認為是對當年英版Marvel G1第201集中的錯印顏色作出致敬,但Roberts和畫手Jack Lawrence均否認有劇情以外的其他含義。


. MMC以「Asterisk Mode」之名推出別色,之前已有藍色Azalea以及黑金Cynicus。包裝延續前作配置,外封紙套是完完整整一幅人物插畫,沒有標題或任何文字干擾。封套之下露出耀眼之極的螢光綠外盒,配上刻意壓沉至灰黑色的CG插圖,同時我們再次見到久違的揭蓋開窗結構。說明書及漫畫皆與原版相同但換上了專屬的封面。


. 產品本身已不需過多文字描述,橙紅色的駕駛艙頂做出非常亮麗的對比,其餘留待相片說話足矣。反而我想繼續講一講劇情:雖然Rodimus只是更換顏色而沒有改變自身人格和身份,但想到Roberts過往那些細思極恐的伏筆,背後的確大有故事可挖。除了Spectralism教派的背景,還有Rodimus如何接受並皈依。即便目前與正邪無關,但殺戮這一教義表達,也似乎有一絲機會將Rodimus導向一個危險結果,哪怕Getaway的確應得惡報。同時,不知是新畫手Jack Lawrence水土未服抑或此刻功底有限,在其筆下捉襟見肘的表情描繪中,我們見到Rodimus露出鮮有的惡相,唯有拭目以待。


. 說到Jack Lawrence,請容許我忍不住再發一砲。MTMTE/Lost Light有很強烈的病味,就是這味道讓故事、讓角色顯得生動和有血肉。Alex Milne和Nick Roche是目前描繪這病味的不二選(可以想像即使畫TF好手如Guido Guidi都未能畫出此氛圍),每每我們稱讚Roberts的神編劇,也不能忽略畫手的功勞,是他們將韻味具象呈現。之前曾對比過Milne與坂本勇人對同一畫面內容的表達差異,坂本勇人的畫功已足夠討好,但Milne確實技高一籌。而Jack Lawrence的低幼畫風、甚至難聽點是技窮的表達,令我想起MTMTE曾經有重要的兩期被差勁的畫面摧毀(分別是Overlord事件後Drift被放逐的16集,以及倒敘Megatron於礦底著書的34集)。TFW2005上有fans為Lawrence解話,說挑剔者只是不喜歡畫風,不應有高低之分。而我想說的是,Milne和Roche之間,甚至加入坂本勇人或一度代筆MTMTE40、47期的Brendan Cahill才可以說是接近水準下的不同風格表現,而Jack Lawrence,抱歉是差了多個級數。據說Lawrence與Roberts曾在同人時代合作,甚至有可能像Roche當年引薦Roberts一樣,Roberts舉薦了這位舊拍檔。莫論最終拍板的是他還是出版社,若然Lost Light口碑或銷情無法持續MTMTE的好評,那真不怪得別人了。

Tue

18

Jul

2017

​issue.443「驕子養成記」REFORMATTED Calidus

"Yeah! Till all are one!"

IDWverse的Rodimus是個不凡之才,亦擁有非一般人生。經歷過家鄉之痛、經歷過隊友痛失、經歷過內鬼出賣、單槍匹馬殺入過頭領帝國、挑戰過領袖沖昏過頭腦、得到過報應、經歷過暴君轟殺、獲得過Matrix融合甚至嚐到過連Optimus也體會不到的快感。從Hot Rod到Rodimus,見證新銳成長驕子養成,儘管如此,他還是那個不羈的自戀青年。種種洗禮過後,他號召大班志同道合的同胞,乘著老破船Lost Light開展非凡的尋覓塞星騎士之旅,這亦是近年漫迷津津樂道的<More Than Meets The Eye>故事開端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令到身為艦長的他嚴重影響旅程效率,一路上意外不斷,更甚試過折返塞星,重頭出發。後有Megatron加入一同領航,行程仍舊意外頻生,最後更被不滿的船員發起叛變,Rodimus就像Jack Sparrow一樣,連同多位主要角色一起被自己的飛船遺棄,更要面對來自DJD的殺戮恐懼。兩季結束,滯留的眾人仍未擺脫插曲不斷的命運,在新篇<Lost Light>到平行宇宙大鬧一番之後,再度想方設法追上飛船回歸旅程。

十年連載,一眾畫師也為Rodimus更換過多款造型。從最早期延用舊G1,到「-tion」三部曲初登地球,蘇義傑在保留Alternators車頭雙肩特徵的基礎上新創地球形態,再到「Ongoing Mission」時期Don Figueroa於此骨架上演變出更為美型的機體。其後<MTMTE>宇宙冒險之旅開始,Nick Roche和Alex Milne拋棄寫實的地球形態,重新為Rodimus塑造出耳目一新的新形象,加入TFA那位小隊長的頭冠以突出他作為領航人的先鋒特質,亦不刻意再保留胸前火紋這些傳統標誌,破而後立,與故事一樣為角色翻開新篇章。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