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445「帝王卸甲」LEGENDS Megatron wt. PRINTRON's MTMTE Head / XT008 Kit / AL-01

"What will define me is behind me.

To do it all again. To do it differently, properly."

又是一次借題發揮,致史上最血肉豐滿的Megatron(至少對我而言,一定是)。

那年那刻,社會腐敗,他由衷始於爭取公平,打破階級枷鎖,為平等而戰。他生於底層,見盡憂患,儘管因為「體型」被按需分配到體力工作,但憑赤子之心,仍努力在公餘時間用我手寫我心,通過文筆透過著作去表達要改變不公、變革社會的願望和信念。

黑獄、黑警,讓他最終感受到社會制度皆成為統治階層為所欲為、壓制異議的工具,當意識到手上的筆尖無法有力、心中的願景仿如空談,一念之差加上一次意外,半推半就地讓他決意訴諸於暴力,以暴抗暴。運動變成了動亂,抗爭燃點成戰火,或許是他領導著這狂潮,或許他亦不自覺被這狂潮推著走。漸失分寸的理念,無盡的暴力、破壞與殺戮,他逐漸放下要與人民同一條陣線的那份初心。他要證明自己並非是世人所認定的惡魔,結果成就了真正的惡魔。一場大屠殺讓他的事業變了質,持續四百多萬年的內戰,不計其數的賽星同胞喪命於這場浩劫當中,他本熱愛的世界亦因長年累月的戰事失去了生機。

直到... Chaos事件中以一己之力抵抗巨魔Deceptigod,令他找回捍衛母星的沸騰;直到... Starscream在內戰結束後成為民選領袖,讓他重新感知人民意志的力量;直到... 經歷Shockwave恐怖的Dark Cybertron計畫,使他體會身為棋子的不可抗力;直到... 看見Bumblebee以身捍衛自由真理的善良與純粹,喚起內心深處的共鳴。他終於得到一下喘息、一下反思。在面對幾乎毀天滅地的危急關頭,他從Bee屍體上摘下了博派標誌,覆蓋在自己胸前。

他接受作為最高戰犯的審判,並坦然認罪接受制裁。然而,經歷了Starscream一番政治表演式的作供之後,他突然收回原本決定,並利用開審前一系列未雨綢繆的舉動(上庭前幾乎涉嫌妨礙司法的對待、與主審官之間微妙關係導致的不公正性理由、庭審地點不合時宜的法律漏洞),為自己博得迴旋餘地,推遲了判決。他不是想逃走,他仍然樂於接受最終裁決,他之所以推遲自己人生最終章的上演,只為爭取多一點思考的時間。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