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368「短兵相接的好事」POTION SERIES Salus

"You break it, I'll remake it."

1984年的初代TF、特別是博派那堆car robot,他們的叫座力成為如今民牌混戰MP類商品的必爭角色,不論是民牌與官牌抑或民牌之間遇上相同人物的碰撞更已司空見慣。不過廠商之間的短兵相接對於玩迷來說或許反有良性效益,讓個人口味有了進一步細化的選擇。

作為我們認識最早的博派醫官,G1時代的Ratchet給我的印象不算太深,比同模的Ironhide少了一點表現力道。直至<Animated>那個牢騷滿腹的阿伯帶來了更多角色稜角並延伸至其他作品之後,Ratchet才有了更獨特的性格基因。雖然與大部份初代car robot一樣從Diaclone演化成為變形金剛,但Ratchet和Ironhide的前身只不過是由一部Nissan Cherry Vanette SGL Coach變成的人形移動戰鬥平臺,幾乎連一個完整的機體也說不上,我還記得第一次看見二人玩具時那找不着頭部的迷惘,翻看最早幾期的Marvel G1漫畫,二子亦一度以此形象示人。當時的設計是拆分式,麵包車下半段變成人形,車頂則倒轉作為武器平臺。如今Ratchet和Ironhide皆進入未來幾款MP商品的計畫當中,對於老變迷們來說有一番重要意義,這將是對兩位老家伙於劇中經典造型的第一次實物化。直待Takara Tomy揭盅,卻驚訝發覺MP的設計仍然維持著武器平臺的結構,根據G1設定集<The Ark>的畫稿,原來變形金剛的確是沿用了這部分,儘管在無論動畫還是漫畫中都鮮有出現。對於MP先不多說,那備受抨擊的前凸後平的體態其實是對G1造型最原汁原味的表達,還是到真正在手上時再議。但若想追求如OX Studio那些精美插花又或是DreamWave、IDW畫面中那種更符合審美觀感的G1,民牌便在此時提供了另外可配搭MP系的選擇。最早發佈的是TFC Toys的Medic,連同其同模同僚Ironwill一同發賣。Medic的設計比較自由奔放,除了在比例上配合MP之外,車形與人形都遠離G1機設,其實更像是大型的Classics。其後不久,新牌Voodoo Robots帶著更忠實還原的設計現身,外形上的完成度與官品各有千秋,除了體態更美形一點,還在某些細節部位的還原上贏了官品。Voodoo Robots也是一次過公佈了同模的兩子,但在與官品發佈的這段時間差内,反而將基於Diaclone黑配色的Ironhide —— 改名為Animus(Stealth Mode)作為TFCon限定率先發售,之後再回歸基本步,以Ratchet先行。

有趣地,不止牌子名為「Voodoo」,連系列名也叫作「Potion」。將Ratchet稱作「Salus」,這是健康與繁榮女神的名字。外盒非常緊湊,尺寸比MP盒還細了一圈,最鍾意這樣紮實的包裝,會讓人覺得內容物很充實。一幅養眼的box art,再加配合這神怪品牌格調的裝飾圖案,這些小心思令我思議其牌子主理人是否女性fans?打開內容,除了Salus本體外還有兩支手鎗、幾排用於遮蓋Salus身上孔位的微型膠塞,膠塞上面有數字指引你配對孔位。另外就是說明書和bio咭,雖然本體設計驚艷,但諸如紙品這些配件細節則顯現了新牌子的稚嫩,說明書的指引看得非常辛苦,所以還是上網看片好過了。進入正題,車形照足了Nissan Cherry Vanette SGL Coach,我沒見過真車,單從相片以及與G1 Ratchet的對比,已算高分的,連輪轂這樣的細節甚至比MP更忠於原車。唯一礙眼的,就是處於底盤前後輪之間那一塊將要變成小腿腿甲的部件。除了那一條標誌性的橫條和紅十字外,雪白的車身沒有再加上額外的拉花。噴色件與膠件之間難免有多少色差,白色的考驗就更加大。不似其他民牌的MP類貨品在材質上的增值,Salus全身沒有加任何合金,車胎也是塑膠,可以理解作為新牌新品,如沒有對跨材料配搭協調的把握,還是老老實實做好本份。車體上找不到搭載兩支手鎗的位置(哪怕是直接插在車身),說明書亦無提及,大概就只能放在一旁了。

車頭上身、車尾下肢是必然的大格局,但Salus的變形並不簡單。車殼分件不少,當中有大量轉、扭、摺的步驟,小腿以紅色支架作「骨幹」、再由車殼組成「皮肉」,這一步頗有代表性,喜歡蓮井章悟式大開大合的玩迷未必對口味。車殼之間用以相互扣實定的小卡位不少,譬如車頭兩側車門連bumper這一整塊由兩個不同方向的小卡位所固定,我第一次揭開時小心翼翼找準用力方向。後來我索性cut走一些可有可無的卡位,不但沒有影響車形,還令過程順暢了一點。車形有這麼多卡位,但人形之下、尤其是互搭的前胸與後背以及頸位之間卻沒有任何固定扣位,完全靠關節來保持形體的緊湊,好在關節夠紮實。

雖然變形頗考功夫,但Salus能夠保持兩個形態皆工工整整,沒有產生任何零碎的觀感,值得一讚。Salus做出極其標準的體型,將車頭胸最可能產生的臃腫感降至零,如前文所說,對比MP Ratchet刻意還原G1設定的前凸後平,Salus則更接近DreamWave、IDW等畫稿中以當下審美對G1的表述。而麵包車的bumper沒有留在腹部是比MP做得更還原的重要一步。一副精神奕奕的面孔,臉頰上兩條坑線顯眼得猶如兩行淚水,我覺得只需留下塊面轉折的分界線足矣,實不需要坑線。此外,小腿正面若能再乾淨一點,把那些多餘的紋路去走,Salus就更接近MP的大器風範了。Salus的人形比其他car robot高出一截,直到追求還原G1比例的MP時代才記起這身高之差,我早已習慣如今像IDW等新連載裡面已變為相同高度、平起平坐的比例。得益體態的標準,你可以為醫官扭出足夠豐富的舉動和姿態。Salus配備兩支手鎗,其中一支是出自G1時代安置於武器平臺前方的「Static Laser Gun」,MP的版本亦有相同配置,但除此之外Salus並沒有像後者那樣附帶一堆維修附件。

即使與MP Ratchet正面碰撞,Salus還是出色地找到自己的立足點,兩者各自對G1在不同方向進行演繹,為塑造經典留下另一種選項。短兵相接,也有好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