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346「玩在八十年代」RE:MASTER Visualizers

"See and you can know, know and you can destroy."

Reflector表面上是一隊人,實質就是一個人,同一人格通用於三個個體,而三人又合而為一變成一台完整相機,這種奇葩設定本身已經有趣,勝過任何故事,加上這麼多年下來三個怪胎亦沒甚麼劇情值得一說。

之所以有這般奇特的設置,當中一個原因是Reflector與大部份初代人物一樣,角色誕生之前就已經有玩具———脫胎自以武器乃至日常周邊手中物品為題材的Micro Change,但原版Camera Robo Microx是三個造型各不相同的機體,孩寶納入變形金剛世界後神來一筆改成共用一心的三胞胎,現在看來,他們才是「Till all are one!」這句話最貼切的代言人。但正因為這個起源,三胞胎的設定多年來從未擁有過名副其實的出品。G1 Reflector直接搬用Camera Robo Microx,孩寶一直無意再為這一拖三的綠葉再作任何新品(雖然一度有以Reflector為名的新版相機人,但僅是一人而非一隊)。直到數年前民牌PerfectEffect的Scouting Force X,終於實現1+1+1=1的歷史性第一次。

如今,托賴於全民牌MP化的白熱年代,Reflector再度進入變迷眼簾。身為初代登場角色一份子,他們還得到三牌同出的超高關注度。高效的Maketoys先奪頭籌,上個月才玩過Cupola不久,Re:Master就來第二作了。取角色特徵改名Visualizers,延續前一作簡單直白的外盒風格,打開內容物,除了三怪胎之外,還有可變成導彈匣的閃光燈、與真實攝影器材1:1兼容的熱靴、腳架銜接台以及一件配合MP Seekers、Soundwave比例的微縮版Visualizers相機。

留意,當中並無單獨的鏡頭組件。Takara在MP系建立的一條標準,就是除武器外其他部件力求一體化,所以我們讚歎著諸如Laserbeak、Ravage身上通過變形而成的鎗支、Ultra Magnus毋需拆卸便可換位的肩彈。作為「回應」MP的系列,Maketoys也要在這個環節做出表現,將鏡頭一分為三,收於左右兩子的背後。而整個變形流程,鏡頭的組成便是當中的一個精華,也為第一次從人變機的過程帶來一點意外的挑戰。

雖然外貌特徵幾乎一致,但Viewfinder與左右的Spectro、Spyglass是完全不同的設計。一反G1 Reflector和PE SFX的傳統套路,Viewfinder的前腹180扭轉收到機身裡面,充當取景器的背包連同綠色胸甲則保留於外露一側。雙腳的摺疊要保證直角,這是變形到位的關鍵,切記左右手腳各自扣好再合一,機身就此完成。Spectro與Spyglass基本九成相同,不同之處就是兩者以鏡像區分,還有後者比前者多了一塊鏡片。Maketoys將鏡頭橫截面的圓形以四截關節相連,變成人形時反摺成方形藏在背包當中,Spyglass再將鏡片在背包之外扣起。

Spectro終於結束被人直接按壓頭部的噩夢,反轉180度露出了正正經經的快門鍵,裡面還加了條彈簧讓手指頭按上癮。因為共用大部份零件的關係,Spyglass也配備了快門,可以拔下替換上熱靴。兩個快門著實顯得有點滑稽,為何不一次過就變出熱靴呢?而且也可減少一個外插附件。這個1:1的熱靴縱使是膠件一塊過,但導軌做得似模似樣,閃光燈的接頭也把固定轉盤做出,雖然並不能扭動。整個過程幾乎仿真,我試著將真相機的熱靴蓋裝上,完全吻合,那就更不用說將那假閃光燈替換到真相機上了。相機底部插上可固定真實腳架雲台的銜接件,這就是變成日常用品TF的過癮之處。

Visualizers的相機形狀基本還原出G1那款單鏡反光相機的輪廓和比例,我不確定當年是否有以某一款真實相機為參照,按照現在的標準就顯得機身偏厚鏡頭太小了。機身表面還有一些操控部件的細節,不過,Maketoys並不旨在將這部相機做得以假亂真,反而有意處理得介乎於真實與復古之間,Visualizers其實更似我們孩提八十年代的仿真玩具。儘管Viewfinder與另外二子是完全不同的結構,但盡量利用共通的造型語言以及極有限可共用的部件來做出三胞胎的一致,他們其實是更像是Clone複製戰士的元祖。相比之下,Viewfinders的可動能力較另外兩子好,但頭部的活動幅度就稍弱於後者。

寬胸、手短、呆佬臉,對於擅長美型的Maketoys來講,Visualizers人形的賣相不怎麼好,卻似足八十年代的審美。看那頭、手、身之間的形態和比例所營造出來的「病氣」不就是兒時卡通那些專門用作笑場的二打六馬前卒的面貌嘛!將三子重複擺出相同動作,便已是一部天然喜劇,加上本身復古造型更彷如一些老牌電子三人組合。Visualizers額外附帶三塊分別是喜、怒、哀的臉孔,替換之後更輕鬆呈現不同戲味,過癮過癮。

三子各有一支造型不同的手鎗,但似乎無法裝載於相機形態,如同之前的熱靴、腳架台不能用於人形一樣,這些多出的東西以今天的標準來講總有掃興。閃光燈也是Reflector標配的殺器,揭開燈蓋露出的導彈匣,也是極度舊塑膠玩具的style。

將當下的設計思維完全隱匿在八十年代的風格當中,不止是觀感外表的傳達,更在每一步的扭玩中流露,這算是對MP的另一種回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