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340「戈武伎」LEGENDS Windblade

"I am a child of the Titan Caminus. I am the Cityspeaker for the last city on Cybertron. And both are my home."

如今在粉絲經濟大行其道的時代,品牌不能再高高在上讓受眾朝拜,相反在多元媒介與fans創造互動,方能獲得更忠實的支持和更新鮮的發展路向。就連做玩具的孩寶也開始玩起這一套,從2013年開始,孩寶開展名為「Fan-Built Bot」的企劃,一年一次,由fans在其官方網站進行投票,角色的各項屬性包括人名、性別、派系、變形型態、標誌武器、特別能力、顏色取向、人物性格以至精細到出生地等等全部皆在投票當中確立,而Windblade,就是這個開創先河的第一人。

Windblade的具體形象在同年的SDCC中揭示,同時也公開了一些差距甚大的初稿:一款是戴著護目鏡、配備手盾、握持擊劍的歐洲騎士形象,另一款則是手持雙劍的羅馬戰士造型,由此可見,雖然Windblade冠冕堂皇是「Fan-Built Bot」,但如今我們最終看到的這位東洋歌舞伎,拍板的細節更多是來自孩寶內部的決策。

承接Drift眾星拱月的地位,孩寶預留大量創作篇幅給這位「戈武伎」。與前者一樣,Windblade率先登場的作品是龐大的IDW連載。多年以來,IDWverse相較其他作品最為與眾不同的就是無性別,這個出自老行尊編劇Simon Furman的大膽設置,雖然從繁衍角度合乎一定邏輯,但不知為何無性別變成了無女性(Arcee是變性人,因自覺怪異而一度非常暴躁),並且隨著連載越來越長而出現越來越大的創作制肘。終於,配合著Windblade引入連載的契機,IDWverse也趁著雙線交叉的大事件<Dark Cybertron>讓女角正式登場。Windblade來自遠古Cybertron帝國向外擴展的12個殖民地其中之一,由城市金剛Caminus開拓,因此她們一族自稱Camien,通過自我演化來適應其生存的環境(Windblade的歌舞伎臉譜其實是模仿Caminus的面貌)。在之後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些在外的殖民地與經歷內戰洗禮崩壞的Cybertron失去聯繫,直至博派的傳奇領袖Thunderclash造訪,受Alpha Trion委託從Caminus帶走三人:「城語者」Windblade、護衛Chromia、技術天才Nautica以拯救瀕臨生命危險的Metroplex。Windblade是現存少數的「城語者」,擁有能與這些遠古巨型城市金剛溝通並翻譯傳達、甚至心意合一的能力。可以說,Windblade的登場正式揭開尋找Cybertron失落殖民地的篇章,IDW更安排了以她為名的支線,以足夠的章節去刻畫她作為歸鄉者如何捲入Cybertron的政治鬥爭的漩渦、遊走於Optimus等探求新發展之路的博狂兩派舊人與充滿帝國野心的Starscream之間,以及應對將Camnius重新與Cybertron聯結後發生的種種矛盾和暗湧的危機,Windblade亦在這些歷練中不斷成長。在IDWverse發揮重要戲份之餘,孩寶也讓Windblade維持完全一致的外形在當下連載的卡通<Robots in Disguised>中嶄露頭角。可惜我還沒有時間看過一集,並不了解當中的來龍去脈。

連載作品之外,最重要的一個環節當然是商品化了。孩寶自家的美版Generations Windblade無論著色還是面相都做得過度冷酷和殺氣騰騰,一貫日版優先的我又何妨等多半年,等來Takara Tomy自家從頭到尾重新打造的Legends版本。這個距離地球千萬里之外、即使Cybertronian都稱之為外星人的Camien,卻是變形為一架地球式VTOL垂直起落戰機。輕身得毫無手感的份量,身上細節竟然刻畫得有板有眼,機翼上的渦輪扇葉非但獨立可轉,更可以扭轉角度。箇中的精緻,就像將孩寶大縮水策略之前的豐富設計塞在一副縮水時代的軀體上一樣。Legengds版Windblade更加接近漫畫連載的著色,機頭的拉花呼應著Windblade人形的臉譜;飛機機身呈現出更多紅色,並有意無意與日版Generations Armada Starscream的紅色色調非常接近,令這對新宿敵有更多潛在連繫。Windblade的長劍入鞘後可卡在機身底盤,但會在機尾突兀伸出,而且會令起落架無法著地,頗煞風景。

這位戈武伎的變形也給到我大縮水之前D class應有的層次和樂趣,變成人形後的外型也非常高分,不過鬆散得令人叫救命!!上身中空、肩膊不穩、機翼模稜兩可、巧妙的腳踭設計卻無法固定隨時摺起、並且難以企穩,整個軀體有如隨時可散架,拿在手中玩耍還可以接受,但要扭pose影相,這過程就十分地獄了(所以這批相影得一塌糊塗,好冇心機)!

由日本人重新操刀的歌舞伎臉譜當然更出色,Generations與Legends兩版的差異正正就是體現「妝容」如同「易容」的魔力!僅僅是通過描畫,便將眼神、唇形以至表情完全變更,一副威風凜凜、半帶笑容的自信之顏,媲美<Windblade>畫師Sarah Stone筆下那可人的面貌!

人如其名,Windblade的武器是一把造型細膩的長刃,劍柄還呼應機翼有一塊渦輪葉片的雕刻。劍鞘可固定於大腿腿側,又特意做了手持的握位,細心得令我覺得勝似民間品(像Arcee那種無分劍、鞘一件過,直接卡在腿側便完成任務的才是我們印象中最常見的官牌做法)。在連載當中,Windblade拔下左側的髮簪,與Metroplex的數據線相連,實現城語者與城市金剛之間的心意相通。Deluxe class體積的玩具當然不可能做得這麼細,不過卻可拆下腦後的頭飾握於手中。雖然形似歌舞伎常備的紙摺扇,實質卻是源自江戶時代的個人防禦武器——tessen鐵扇子。


Windblade的設計的確交足了功課,奈何生於這個嚴格限制成本、可少則少的年代,使她比起過往數年Classics大系的一眾佳作來講,仍是差了好多好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