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09

Jan

2015

issue.323「錯位」MASTER MINI Krank

"If you have no critics you'll likely have no success."

自從Takara Tomy大幅在Masterpiece商品化發力,將人氣和叫座力再推高,令到競爭激烈的民牌市場近年亦躍躍欲試推出與MP系相融的project。

2014年頭,兩款民間Huffer幾乎同一時間公佈。其一是製作理念與MP同出一轍、以徹底還原G1 Huffer設定為目標、來自新牌CubeX的Engineer Huff,作為此單位首個完整獨立角色單品,此物從變形設計、造型以至與MP系角色的恰當比例關係皆獲好評,只是因造工而影響了口碑。後來CubeX自嘲般地改名Bad Cube再戰江湖;另一款則是來自X-Transbots的Krank,出品方希望通過這系列涉足MP系的新品一改過往給人欠佳的印象,展現提昇質素的信心。Krank與Engineer Huff的方向也大相徑庭,沒有追求完全還原G1,而是保留角色特徵之餘重新提出新的塑造形式,說起來其實更接近Classics系的理念,但卻以瞄準MP的受眾和比例來製作。

相較於MP追求最大還原G1造型的價值取向,我本人其實對Classics的革新思維更感興趣,所以最後選擇了後者。這個開宗明義稱作"Master Mini"的系列,從外盒box art到內容物等種種表象都披著與MP配搭的表皮,盒內附屬一枚正反刻有Krank以及同期改模Stax頭像的金屬幣更是與MP做法無限靠攏。但是說明書與bio咭印製得非常非常差,加上那廉價的自封膠袋,這些細節對於想值此提昇品牌價值的X-Transbots來講無疑自打咀巴。

MP表皮之下,整件product根本是帶著Classic的靈魂,Krank的車型並沒停留在Ford W1000,按照其微博post出來的原型相應該是Dodge AT4。相比較直來直往的W1000,AT4的輪廓起伏更分明,看起來很舒服,也更接近於我們常見的貨車。車身顏色非常"加州陽光",較Huffer的標準橙黃色太過深了。

變形非常簡單,車身拉長、尾轆擰轉、車尾燈90度轉再翻出腳踭,下身便已成形。Krank沒有保留Huffer最具特色的排氣喉手臂,將雙手完全屈摺在車頭之內,卻沒有清晰的摺疊到位指引,兩支真正的排氣喉則可以拆下裝在小臂變成手砲。上半身有好一些明顯欠佳的處理,例如雙肩與身體之間直接就用一粒螺絲來包辦固定以及橫向活動的關節,而另一邊廂則以ball joint連結雙臂。螺絲位容易隨著扭動而變鬆,為何不用窩釘?而且此處比較薄弱,我手頭另一款藍色的Stax就在這位置出事,Stax的膠料看起來比Krank更水皮。此外,為了能在車形下騰出空間給內藏的手臂,令整個胸部空虛之極。頭型變得修長,讓Krank看起來比傳統的Huffer更成熟一點,但這苦瓜乾般的咀形表情究竟意欲何為?拉開額頭旋轉面部,Krank還內藏了一張對應G1玩具造型的目鏡口罩臉可作轉換,但我手上這只根本難以轉動,而苦瓜臉上也不知何時刮出一道疤痕。

撇除上述缺憾,Krank的外形的確比G1舊設更符合當下的機體審美。經過各種Classic類新設定薰陶,無論是玩具還是漫畫中不斷更新的設定,我對’80年代的機械審美愈來愈缺乏興趣,主打100%還原G1的MP系也愈來愈不是我杯茶,儘管它的設計一直代表著最高水準。大腿位關節強度不夠,對於背負著車頭的上身顯得吃力,而肩膊的ball joint也要加上一點AA膠來增加與手臂cap位的咬合度,本來這種與V class相近的尺寸在關鍵部位用ball joint就不是個好選擇。除了腿部兩段關節的活動空間有限,其餘部位基本可以收貨。

綜觀從整件project開展的思路以至革新的機體設定、各樣鋪排處理、大小細節的表現,Krank都更適合作為一件Scout或Deluxe class級數的Classic類設計,當中出現的問題相對不會這樣顯眼,身體也不至於如斯空洞。此外,沒有控制好製作的質素也是本品問題之一,單單一張印刷模糊的說明書和bio咭就讓人扣去印象分,枉費口口聲聲說要提昇的努力,可惜可惜。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