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11

Nov

2014

issue.312「粉雄救兵」REFORMATTED Azalea

"I've decided to become THAT sentimental."

TF編劇老行尊Simon Furman於IDW連載初期搭建該宇宙其中一個破格的設定,就是去除賽星人的性別之分,此種族既為無性繁殖,就不應存在所謂he與she的分別。這個規則,直到多年之後Windblade三囡以及Caminus一族設定的出現、也是一眾出色的新生代編劇們正式接管整個宇宙的構建後才發生改變。

說回Furman這破格設定,正是伴隨著TF第一女角Arcee的登場而帶出。當年他可能想到,作為一個註定龐大而長期連載的新世界,需要有更多謹慎而合理的基礎設置,並加入能代表這個新世界的印記,而不雷同於前人或盲從所有G1舊規則。於是,這個世界再不需要那個花瓶女,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攪局的強悍份子。Simon Furman與Alex Milne當年曾為Arcee嘗試過多種配色,但孩寶不想過度拋離舊設感覺,令讀者看起來像是其他女TF而非Arcee,堅持必須維持粉紅色。

一個沒有性別的世界,卻以陰柔女身出現,因為"她"實質是"他"經歷了賽星黃金時代首席科學家Jhiaxus的瘋狂改造,簡單而言即"變性"。Arcee帶著復仇之火登場,第一個鏡頭竭斯底里的瘋狂樣足以教人觸目驚心,並一度因過度危險而被剝離火種囚禁於Garrus-9監獄星。因為死亡宇宙事件,獄長Fort Max將其釋放作為援兵,而她亦正好值此之機向已成為死士的Jhiaxus痛快復仇(因為Jhiaxus處在兩個宇宙邊緣時為不死身,Arcee可以長期施以折磨)。在整個連載中,Arcee大部分時間都作為邊緣角色,並一度替Prowl執行灰色任務。直至暗黑賽伯坦一役走出暗角,到遇上Windblade一行人,得知"她"不再是弱勢孤獨群體,內心鬱結也得緩解。或許在那個時候,只有老行尊才有guts拋出這顛覆設定,與俗套的花瓶女說再見,換來有心理缺陷的重口味角色,故事讀起來更有滋味,同時也多得前人這樣的基礎,如今IDWverse才開闢了更多走出舊框條束縛的新路向,讓Roberts、Barber、Scott這批本就熱愛TF文化的新力軍編劇得到更多發揮。

今年,Arcee終於在孩寶的Generations大系以正宗G1設定迎來名符其實的歷史性首作。雖然與同期商品一樣屬於與IDW合作project(12件D class綑綁12集<Dark Cybertron>),不过孩寶並沒有將這歷史性機會留給IDW的粉雄救兵,玩具的外型實質還是花瓶俏嬌娃。雖然如今漫畫在孩寶整盤TF企劃中的份量比過往大了許多,但遇到這樣的重頭project,最終還是要讓步。原汁原味的漫畫系角色結果還是只能期待面向hard core fans的民牌,擅長還原漫設的Mastermind Creations,與孩寶的Generations Arcee幾乎同一時間,拋出一款貨真價實的IDW版設定,化名Azalea 杜鵑,附帶的Reformatted第八集<A New Beginning>也出現了與IDW<Revelations>中相近的畫面,讓知音一再共鳴。形神俱備的還原體現功力,但在忠實還原大感覺的前提下Azalea在也一些細節雕琢上作出分毫改動,想必MMC有其自身開發的目標,例如一模多用。

不止在外表,從科幻系跑車變成懸浮飛艇亦是從方方面面增加角色戰意的表現。將整副身軀充分摺疊而成的飛艇,體積比預期小巧。有意思的是,儘管角色有了大變革,但變形的鋪排仍能看出一脈舊痕跡。相比起Zinnia,Azalea的飛艇造型更加完整,特別是肩甲起到更好的掩蓋隱藏之用。還原和造型都做得非常高分,與一額汗的變形過程可謂形成鮮明對比,全因過程包含摺疊交錯穿插,但需要扣接的部位卻未能爽快扣實到位,因而大大增加了難搞程度。兩側肩甲雖是完全參與變形無須拆卸,卻因為肩背出現多少相互干擾,所以說明書也建議初次變形時最好卸下。

Azalea的面顏沒有跟足Milne所設定的銀臉藍唇黃眼,而是<RID>時期、沒有那麼重戾氣的粉臉藍眼(因<RID>直接採用WFC的設定)。反而銀臉黃眼的配搭用在了上月芝加哥TFCon的會場限定版之中,這款限定正是基於當時其中一款棄用的顏色稿。

上篇Zinnia已足夠展現此模的高可動,但今回的"她"其實是"他"(我真是超中意Furman這個顛覆的處理),已沒道理再去扭盡女人姿態,相反應呈現出強悍戰鬥格以及暴戾一面。多年終於等來此設定的實物化,無非就是為這麽一下,才叫值回期待票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