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300「大時代,小人物」DEMOLITION CRÜE Piston

"We're all hopeless! This is hopeless! What made us think that we could possibly stand... up... to..."

了六年,第三百篇,給了他。

Mach5公佈Gauntlet的同時,也發佈了"物盡其用"計劃,瞄準的對象是同樣冷門的小人物Crankcase。用冷門形容,似乎又不完全對,如果你有留意,Crankcase這名字總會不時彈出來一下,卻永遠落在你我的盲點。翻查歷史,Crankcase出身自'88年Triggercons,特色是彈弓機關翻出武器。看看Triggercon的名單,原來Crankcase是三人中,唯一能持久保持在各作品有出鏡有戲份,儘管幾乎都沒有給他一幕獨角戲。

Crankcase在IDWverse連載早段便登場了,在<Stormbringer>,為了阻止暴走的(實質被Bludgeon控制)的Thunderwing,他被這頭大怪物狠狠地踩踏了一腳,本以為就此一命嗚呼。時隔六年之後,James Roberts接手並創作<MTMTE>主線,也把這特色綠葉召回片場。<MTMTE>第一季第七回,在引入兇殘恐怖的狂派執法五人組Decepticon Justice Division之餘,Roberts也創作了一支以收拾戰場剩餘價值殘骸的清道夫Scavengers,Crankcase是其中一員。相比起Megatron、Starscream等等大人物,這些底層小角色更能立體地展現整個世界體系的不同生態,這也是我對他們鍾愛有加的原因。在戰亂的大時代背景之下,他們唯有隨波逐流。那邊廂大人物們在賽星中心宣布停戰,也沒有為這些流連於戰場邊緣的小角色們帶來多大的生活轉變。當DJD執行清理門戶追蹤到此,清道夫們並未料及在不久前偶遇、因執行自殺式任務失敗脫逃的Fulcrum實為被追殺目標,同時又早就聽聞那支迷戀殺戮的執法隊一貫隨心所欲濫殺無辜的惡行,於是小人物們在絕境下鼓出大勇氣,以卵擊石與之抗衡。在他們心中那是為狂派而戰,如Crankcase的一句獨白:"This (Decepticon)Badge belongs to us, not them.",叫讀者如我,看得熱血縱橫。

將Ironfist改成Crankcase,完全找不到兩者的一絲一毫共通理由。直到後者在<MTMTE>登場,才發現一個諷刺的聯繫——頭部都受過重創。不過被削去一截的Crankcase仍舊堅挺,總比Ironfist幸運。想起來,這傷痕或許正是Thunderwing那致命一踏造成,果然小人物就如小強般生存力頑強,同時又反映他們的可悲:重創這麼久仍沒有得到醫治修復。當然Mach5不會真的將此當成理由,這個易名為Piston的傢伙說白了就是個順水推舟的改模品,大概Mash5考慮到,就像大部份靠改模實物化的邊緣角色一樣,Crankcase足夠陌生和空白,隨意發揮的自由度更大。

與Gauntlet統一風格的box art依然很好看,畫中的機械人外形比實物修身,更接近原設的面貌。換上深灰色的小戰車,勉強當作G1那部四驅越野車的賽星形態。除了顏色,原本Gauntlet車頂凸出的中繼砲槍管改成了代表Crankcase標誌的一對激光砲。

轉換人形,兩支激光砲可以握於手中,但我更喜歡橫向插在兩肩,讓Crankcase的基因更鮮明。全新的頭部為其度身訂造,但臉色上得並不精緻,而目鏡加上那副不滿的表情,竟和Reformatted Bovis有幾分兄弟相。為了與Gauntlet有更大的區別,將背砲拔下並再分拆砲管和盾牌分別插在左右手臂。不過,露出來的背部和砲管表面未免太過空白了。

"大時代,小人物",用來形容的,不只是Crankcase本人,同樣代表了Piston這種在如今民牌市場激戰時代下顯得微不足道小小project。當人人都將注意力都放在那些明星產品時,我更覺得要好好的介紹一下,讓它在這個很快便被人遺忘的時代留下多一點點烙印。希望,像Mech iDeas或者Maketoys Manga Mech這樣比起其他"大作"來講更流露心思的小project會繼續出下去。

寫了六年,第三百篇,是我唯一能留給這些little potato的最好位置。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