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07

Aug

2014

issue.295「Michael Bay的胡鬧?」AOE Drift

"Loyalty is but a flower in the winds of fear and temptation."

新一集真人電影<Age of Extinction>起用一眾新角色帶來新面貌,當中包括了變形金剛發源地的so call文化推廣大使Drift。雖然不似Bumblebee那般橫跨多個媒介、如同挑戰觀眾忍耐極限的出鏡率,Drift亦算天生得盡寵愛的炸子雞。孩寶和IDW在其誕生之始已經策劃好,從<All Hail Megatron>首度登場,到專屬單集人物傳<Spotlight>大耍武藝,然後追加四集同名短篇追述不凡經歷,再踏上近年TF連載巔峰的<MTMTE>神奇之旅。縱使中途脫團"息影放假",其實早有另一條新的專屬副線讓其再展第一男主角魅力。另一邊廂,孩寶將Drift納入當時主打產品線Generations,令其得到"最快商品化漫畫角色"頭銜。回想起來,Drift企劃算是當下孩寶Generations大系與IDW無間合作的開始。如今,Michael Bay更將Drift帶上大銀幕,甚至在戲中對Bumblebee彈劾挑剔羞辱一番。

寫實為重的真人電影風格,Drift卸下日式機甲換上東洋武士外形(Bludgeon上身?),找来活躍荷李活的渡辺謙聲演,台詞Sensei前Sensei後不時加入莫名其妙的緋句,角色自身也納入與原型一樣出身狂派的設定,相較其他新人物,Drift對原型的呼應似乎做足功課。可惜是,過份商業化令這個系列已經變成一齣名副其實的"鬧劇",犯駁位多多,角色刻畫一集比一集平面化,如Drift那樣即使從頭到腳披上"致敬"的表皮,你卻絲毫感染不到人物的魅力。當然你可以駁斥,大部份觀眾根本不在乎這些。但身為創作者的立場,並不是觀眾不知道不care你就可以敷衍或亂來。為何Drift是Drift而不是Springer,前人通過設定、通過劇情定下的這些基因並不是純粹為核心fans服務的,每個角色積累下來的特質必然有其閃亮值得放大描寫、並且令故事吸引的道理!難怪人家Marvel的戲比你的可觀性有如此天淵之別。今回你贏了票房輸盡口碑,下次還會否有同樣多的人買帳?

畫蛇添足給Drift強硬加上三變設定,"漂移"要改譯成"漂流者"才合理。此擧帶來了怪胎效應:按照孩寶現在將電影線商品作為入門級的策略,註定不可能出現如Generations Springer這樣的三變設計。於是這位三變戰士一分為二———一款簡化再簡化、縮水再縮水的新設計D class,變形為Bugatti Veyron(但竟然沒出現過Veyron與機械人之間變形的鏡頭,你無法找出任何片段證明那部藍色跑車就是Drift,反而直昇機有)。

未能同時實現的直昇機模式,孩寳乾脆翻出三年前<DOTM>舊作Skyhammer改模應付。雖然戲中那部看起來科幻得很的直昇機根本不是Eurocopter Tiger或者Mil Mi-24,雖然Drift的胸口根本不是大交叉,但我一直不反對改模的,改模有時會帶出全新設計也沒有的驚喜效果。我不滿的是敷衍。改成藍色的直昇機觀感並不差於原版,礙於設計非度身訂造,新增的雙刀硬邦邦的安插於翼側。經歷近年的大量簡化直白設計,今時今日對於這種失真鋪排已見怪不怪。Skyhammer本身就是整條DOTM線中為數不多的佳作,即使當年縮水簡化之趨勢剛剛開始,其表現仍然交出水準,除了那支莫名其妙的Mech Tech。而正好這次雙刀取代了Mech Tech。

機槳X形收納成胸甲的鋪排好新鮮,Skyhammer的變形設計仍做到ROTF、HFTD時期的耐人尋味,不似如今已直白到沒趣。這幾年開始多了討伐變形"複雜"的聲音,"可以經常變來變去"似乎成為變形金剛設計成敗主流標準,但其實能夠保持一點複雜性,整個過程才有意思,變完才夠成就感。能讓玩者帶出:"噢!竟然扭成這樣來變形!"的驚歎感同樣是提供趣味之關鍵。講到底複雜又好簡單又好,最重要還是整個變形流程能夠順手流暢同時又花足功夫引人入勝,這才是最厲害的變形設計。發達兩臂、寬廣膊位、壯闊胸膛再加上倒三角體態,令Drift成就出比劇中那隻巨型人偶有更多的機械感和氣魄,駕駛艙一分為二恰恰像極了肩甲。V class的新頭模當然比D class刻畫細膩。上身可動優良,又有腰關節,擺出大幅度有型pose不是難事,加上今回有武士基因就更加相得益彰。遺憾是,膝關節怪異扭擰,造型也有幾分突兀,成為此作最抵鬧之處。

隨機翼收納在背部的砲彈可掛於手臂增加火力,腰間或背後皆無安置兩把佩刀的地方,唯有握在手上好了。手持雙刀威風八面,觀感極佳之餘又可以合二為一變成巨刃,玩法多多加上改模改得恰到好處,令我暫時放下對AOE Drift的種種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