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102「從一紙,到一作」KNIGHT MORPHER Commander

"Freedom is the right of all sentient beings."

由太空到地球,由未來到遠古,由奇幻到寫實,萬年台柱Optimus Prime在各式各樣造型之下展現同一領袖魅力。今回,繼續玩盡復古!IDW Publishing接過官方漫畫出版權的初期,除了全新打造自己的G1世界觀之外,更另有獨立題材同步嘗試,命名為<Transformers Evolutions>。「Hearts of Steel」是Evolutions的第一篇(可惜也是唯一一篇),由Guido Guidi負責機設以及整個故事的執筆,結合復古黃調上色,展現19世紀末的舊日風韻。Hearts of Steel的宇宙編號為Primax 706.05 Gamma,Primax前綴表示它是一個基於G1題材的世界,後面的編碼代表其初刊發行於2006年7月5日。開篇的大戰,兩派由Cybertron轉戰至冰河世紀的地球,其時造型極盡原始生化,比野獸系列更野獸。然後與我們熟悉的設定一樣,兩派經歷漫長沉睡,但甦醒的時間比起傳統G1的1984早了差不多100年。大部份TF們紛紛醒來開始與當時人類接觸,唯獨兩位領袖依然流連睡夢中。沒錯,在這短短的四篇連載裡面,Optimus和Megatron是缺席的!

基於19世紀末的科幻,和當代的未來觀完全不同,這亦是本系列最有趣之處,教人想起宮崎峻式那種用low tech元素拼湊出的天馬行空。雖然故事中並沒有明確指出具體的年代時間,但一位有代表性的人物──Mark Twain (馬克吐溫)於故事中出現。因為馬克吐溫於1864至1866年間在三藩市生活,根據維基百科記載:「吐溫次後到加州舊金山旅行,在那裡他繼續當一名記者,並開始做演講。他見了其他作家如布瑞特哈得等。一次他被分配到夏威夷州,而這成為他的第一次演講。1867年,一家當地的報紙提供了一次往地中海地區的輪船旅遊。」書中描述的正是這段期間發生的故事,特別是馬克吐溫在第4集裡聲稱擁有一名女兒,按此推斷故事背景能精確至1872(大女兒Susy Clemens誕生)與1874年(次女Clara Clemens誕生)之間。

儘管短短四集當中,Optimus根本沒有現身,但是Guido Guidi早為其進行了設定。只可惜孩寶對漫畫設定玩具化的可能性更近乎為零,直至後來的Drift才改寫了局面。不過,以Optimus Prime的號召力,總會有民間高人將幻想成真實物化,當中流傳甚廣的就是一款resin kit。作者Griffith,非常擅於利用僅有的設定圖將漫畫人物高度實體還原。因為resin kit量少價貴還需自行裝嵌,不是那麼容易與之「結緣」,因此這件HOS01最終成為只能對著屏幕欣賞的神物。若干時間過去,這部火車再度進入變迷視線。作為新廠牌Mastermind Creations設計主力的Griffith,基於Hearts of Steel的設定以「Knight Morpher」作為開山系列,首作便是將HOS01以Commander之名正式量產化。當少量的手工出品轉化為量產project,基本上每一個部位都要進行細化、優化的再調整,MMC在此基礎上加入更多歐洲中世紀騎士的元素。

相較於後來的出品,這款MMC的處女作的包裝風格非常簡單直白,直接就是Commander的大頭像。對於新牌子來講,或許反而是在花多眼亂的玩具鋪裡面叫人留下印象的最佳方式。主角就安身於這厚實的透明PVC盒內。夾雜著對神物HOS01的怨念糾纏交織,由彼時望圖止渴到此刻的擁有入懷,箇中興奮不言而喻。在Hearts of Steel唱主角的蒸汽火車,無論是圓鼓形的車頭,還是煙囪、大輪盤,每一個部位對喚起兒時對這種交通工具的幻想和憧憬。我曾擔心MMC會將Optimus Prime標誌式的紅藍配搭直接搬字過紙,結果製作單位還是細心地還原出故事背景的氣氛,改以暗紅和灰色取代,配搭身上規矩的紋路,完全吻合Hearts of Steel所營造的懷舊和low tech感覺。即使變成火車,Commander仍然維持「拖頭」與「尾箱」的關係,延續著典型的Optimus構成公式。諸如兩側小煙囪、人臉口罩上的氣孔這些細節,展現出一些典型元素的復古化形態。火車箱底另藏一副可前握武器的備用拳頭(見下文)以及一個留有無盡可能的拖架。

不知是Guido Guidi當初作畫時考慮得周全還是Griffith的功力所在(HOS01僅是他眾多高還原作品之其一),縱使變形並非太複雜,仍對這「躍然於紙上」的結果深感佩服。如上文所言,量產化的Commander也給原設作了一些細緻的增值,強化其歐洲騎士的味道。首先是頭部增加了可開合的護眼罩,可惜因為兩側的扣位太淺導致無法固定。解決辦法很簡單,只須用銼或錐在扣位小鑽一下即可解決。火車頭車身兩側由整個手臂連同肩膊屈摺所組成,這個鋪排也是刻意地呼應著G1的舊回憶,只是實物化後肩臂的粗細差異有點突兀,尤其手臂細得有點失衡。雙肩翻出後要再向前推進定位關節以固定,但這個卡位「乾脆」得有點令人擔心;而手踭亦有點偏緊,我將螺絲稍微扭鬆。胸部可以下翻揭開,現出插放於其中的餅狀Matrix。雖然有點搞笑,但也頗覺新鮮。若是將Matrix平放,Commander彷如在上菜,過癮過癮。這個安排也是量產化新增的一點小gimmick。

車頭大煙囪變成噴彈藥的大火鎗這樣絕佳的安排源自Guido的設定,除此之外,火車後廂內藏的武器庫則是MMC大作新文章的空間:如打開貨櫃一樣,後板開啟,左右一分為二,朝天土砲破殼而出。拆除砲管分為數個部件,各有用武之地。砲管主軀幹一分為二可卡於Commander後背變作飛行器,也令到本來較為單薄的身型恰到好處。砲管內藏著騎士的擊劍,此刻可以替換車廂底下的備用拳頭實現前擊,而車廂與火車頭xianjie的前蓋則是變成盾牌,當所有冷兵器全部裝備上身,既是對外型加分,也是對Guidi的設定昇華,這一切動作,便是從一紙設定到一件有足夠賣相的完整玩具project的進化過程。

有趣在於,時隔<Hearts of Steel>六年之後,IDW在2012年的Crossover project<Infestation 2>再續簡短的筆墨,這一次在故事中加入另一位名人——Tesla,協助喚醒Optimus。Guidi也值著是次機會將設定稍作更新,可惜整個故事架構仍沒有太多可發展的空間,於是短短兩回之後,又作無了期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