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28

May

2017

​issue.438「忘了,忘不了」LEGENDS Skids

"ABANDONING my lost memories amounted to a kind of BETRAYAL."

Skids也在IDW<More Than Meets The Eye>中被重塑得耳目一新,從過往的邊緣人變成印象深刻的角色。

MTMTE中的Skids是一名異能者,在受到功能主義者迫害的年代為Shockwave議員收留在其管理的J.A.A.T.高等技術學院(Jhiaxian Academy of Advanced Technology)。Skids曾經是虔誠的Primus信徒,臉上紋著Matrix圖騰。在Orion Pax解除議會策劃Nominus Prime葬禮的爆炸危機中,Skids與異能者同學Windcharger、Glitch一同協力(儘管他埋怨其獨特能力沒有派上用場)。Shockwave被執行人格反轉的酷刑之後,Skids與其他異能者繼續參與Orion Pax的行動,我們後來在更多的時光倒流篇章當中看到他們一起保護一個原生火種孕育熱點、免遭Sentinel Prime一派因政治角力將之進行試驗甚至扼殺。

博狂內戰爆發後Skids仍然跟隨Orion Pax(此時已是Optimus Prime),有一段時間他任職拆彈專家,拆卸以戰俘為基礎改造的炸彈,他的任務就是安撫並關閉(相當於平靜導向死亡)這些悲劇的同僚,假若對方情緒不穩便會引爆。他終於碰上這最倒霉的境況,醒來時已被逮進惡名昭彰的Grindcore集中營。在那裡他遇到昔日的異能人同學Glitch。Skids並未認出對方,後者早已改造得面目全非、並成為了Grindcore典獄長(他日更成為統領DJD的Tarn)Glitch當然亦不顧他日情誼,以釋放囚犯之名誘導Skids完成了恐怖的熔煉池。獄友Quark(即Brainstorm一直傾慕的戀人)一直提醒他不要過份天真,但樂觀的Skids深信這是個公平的交易也是唯一讓眾人逃脫的辦法。結果除了他自己,其餘被Glitch答允將會釋放的戰俘皆成為熔煉池的第一批犧牲者,包括了Quark。而Glitch留下Skids性命的原因,就是要他親眼目睹整個自己一手促成的慘劇的過程。Skids在潛意識中不自覺封禁了這段殘酷經歷的記憶,但Glitch行刑時放出的音樂,卻常在他腦海中迴旋,即便他已忘記這旋律代表甚麼。

若干年後,Skids似乎放棄了信仰,他加入外交使團從事說服其他種族支持博派的立場。不過這只是表面的事務,實質上Skids成為了一名特別行動組的特工。受Prowl委託,Skids夥拍Getaway去追尋大法官Tyrest的蹤跡並給其發射一枚植入外加意念的子彈(Prowl察覺Tyrest的思維出現問題,遂計劃向其植入辭去大法官職位的思想)。行動不幸以失敗告終,逃脫後的Skids執行了任務失敗的必須指令——同樣向自己腦袋轟入一枚空白的意念子彈,銷毀有關行動的一切記憶,且自此後大部份事物過目必忘。但錯有錯著,Skids那段記憶創傷又成為他重構新記憶的基石。

逃亡中的Skids遇上起航不久的Lost Light,順水推舟成為這趟尋找傳說騎士團冒險之旅的一員。Skids是一名超級學習者,他的異能就是能對任何新技能都可快速學懂,這位學霸在旅途中多個重要關頭展現出自己的能力。他一度放棄對記憶的追尋,但後來明白到拋下自己的過去相當於一種背叛。隨著心理專家Rung和腦科專家Chromedome的不斷探索,加上在對抗大法官Tyrest一役重遇被俘的搭檔Getaway,Skids的過往逐步浮出水面。Rung和Chromedome最終發現了他最深處的那段創傷,並且只能以非常溫柔適度的進程來幫他回復記憶,否則記憶的衝擊將會帶來生命危險。

包括Skids在內一眾(主角)船員因中伏再度流落Necrobot星球,面對DJD率兵團襲來的巨大威脅,唯一突破的機會便是要重現一次之前Tailgate在崩潰邊緣因火種痙攣所造出能令周邊人升級成短暫性異能者的能量波。Skids決定作為自願者,叫Chromedome完全喚醒那一段經歷⋯⋯。眾人成功獲得越級戰力殺出重圍,只是這力量轉瞬消逝,如Rung之前所預計,精神創傷衝擊後Skids的火種快速坍塌,最後帶著對Quark、Brainstorm未了的愧疚而逝去。

Skids是個非常體貼的角色,不僅在危難關頭挺身而出,也在一眾病態人物中顯得可靠。Marvel G1的Skids與鄉村少女Charleen有過一段短暫美好的情緣,MTMTE世界中的他亦遇上一位彼此相悅的紅顏Nautica,這對菁英一起分享過生活、探討過舞步,Nautica亦把Skids列為其至親摯友之一。Skids逝去後,Nautica一直緊緊擁抱著那具褪成灰色的軀體。除了Nautica,Skids亦在Lost Light上結識一班包括Rung和Swerve等在內的好友,陪伴遺忘過去的他走出人生新篇。Skids的離世也令友人陷入哀愁,Rung甚至在悲傷之中發現自己一直擁有的不可思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