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12

Jan

2018

issue.458「大'仁'大'易'」MASTER BUILDER Baser

"I feel more power coursing through my circuits than I have ever known!"

. 用「紅人」開啟新一年。


. 按當下流行趨勢,單就「MP比例的Powermaster Optimus / Super Ginrai」這定位就夠吸睛了。出品單位Fans Hobby亦不急於求成,自公佈項目後不定期發放進度,吸納意見調整修正,通過互動作為最有效的預熱,然後在2017年底修成正果。民牌發展這十年,營銷手法亦變得多元,有如本品將開發過程與玩迷互動一步步醞釀,也有平地起雷一公佈即出貨,戰國時代的民牌各出奇招眼花撩亂,我早就跟不上了。


. 作為重頭戲,FH慎重其事一同準備了中英兩名,英文名Power Baser低調而直接,而中文名戰威就內有玄機。我最初並未發現箇中情趣,得罪地說甚至覺得與國內KO廠名相近,直至友人提醒才恍然大悟——廣東話讀「戰威」,正是接近讀出角色的真名「Ginrai」!不過有說Ginrai的「G」正確發音應該是/g/而不是/j/,按此邏輯該叫「堅威」或者「健威」才對。就此打住,權當花邊一笑。


. 原以為外盒會非常大(有同為拖頭+貨櫃/拖架的MP Optimus、Magnus等前車之鑑),收到後才知Power Baser原來以車形入盒達至緊湊,感謝對我等留盒黨考慮週到。從上作Flypro開始,FH的box art亦變成時下流行的華麗後製玩具相,操刀的是近年優質且高產的玩評人928 Toys Laboratory,如果你有追蹤,便知他不只擅寫擅影,也能駕馭這類後製相,最近更玩起快攝短片,多元化得很。外盒上中下三面,用盡篇幅將其幾個形態全部展示出來,標誌性紅藍雙色調出悅目色調,總令我想起多年前的那位Pepsi Convoy


. 到底為何Ginrai要延用Optimus的外貌呢?除了商品實際因素,在<Super God Masterforce>故事中似乎沒作任何解話,以當年這系列定位,孩提時代的我們雖有好奇但哪會追究當中有否合理邏輯,只要見到熟悉的領袖面貌再現已經開心。我雖已寫過數款Ginrai,惟自問對相關劇情已經淡忘八九,如今對這些舊G1亦無難有重溫的興致,所以不曾班門弄斧落筆寫Ginrai的背景。如今終有救星,極力推介這期<史禾夫的世界>,化名Swerve的製作人是重度骨灰級的變迷,每一期都有大量考古般的角色資訊。


. 美版世界對應的就真的是Optimus本人,在Marvel G1 24集<Afterdeath!>,博狂之間進行了一次荒唐對決——進入虛擬電玩中一決高下,由於Megatron出術以及Optimus的道德病,後者即使無懸念地勝出,竟自覺是對決的敗方,並遵守約定自我摧毀,所幸他的意識被電玩設計者偷偷保存在一張軟碟當中。這個教人吒舌的劇情安排,現實目的和’86大電影一樣,讓舊角色經歷生死,再而以新的玩具型態重生(<Afterdeath!>的出版日期是1986年9月)。時隔一年半載,到了42集<People Power!>,博派眾為尋求復活Optimus的方法再度拜訪星雲星Nebulos,並找到大科學家Hi-Q。在經歷了一次化解種族矛盾的劇情之後,Hi-Q一如期待復活了Optimus,久違的領袖以全新面貌回歸,並有了和貨櫃結合的超級模式,這就是Super Ginrai於美版中的型態——Powermaster Optimus Prime。為了Optimus及博派免受為對抗賽星人而設的毒能禍害,Hi-Q與其團隊甘願親身上陣改造成Powermaster成為供能引擎,日版中的活力青年在這裡變成了光頭大叔,美版的故事果然成人向得多,反正穿上裝備戴上頭盔之後外型無異(<People Power!>的出版日期為1988年3月,Powermaster系列線在同年推出)。與Godmaster的設定不同,Powermaster組合的賽星人和星雲星人依然是兩個獨立個體,只是彼此生命互相綑綁,這稱作binary bonding。數年後,Optimus在對抗Unicron一役中再次戰死,失去拍檔的Hi-Q亦變得神經兮兮,感受到體內仍因binary bonding而深藏著Optimus的靈魂。到了Marvel G1大結局的第80集,從沈睡中甦醒的The Last Autobot證實了Hi-Q的說法,將二人徹底融合為一,再度重生出一個全新的Optimus。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