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29

Aug

2014

issue.299「知音 作」DEMOLITION CRÜE Gauntlet

 

 

 

"It's over. Finished."











James Roberts筆下的角色之所以生動得教人喜愛,除了既有各自出色獨到之處又有低能得抓狂的性格缺陷,有血有肉優缺分明,而且每一個皆是有故事的人。可能因為同人寫手出身的背景,非常懂得講故事的Roberts,不時會突破漫畫篇幅的限制追加文字小說繼續潤色,角色在漫畫中某一些你可能忽略的細節行為,背後原來大有因果。

Roberts另一個讓人著迷的地方,就是樂於起用大量為人忽略遺忘的邊緣角色,成功成為讀者的大熱最愛。其初登IDW之作,就與另一個鬼才Nick Roche合作副線<Last Stand of The Wreckers>,兩位英倫新生代接棒前輩Simon Furman衣缽,五集篇幅,譜盡熱血,搶盡當年沈悶主線的風頭,並令大量上世紀90年代初活躍於歐洲市場的冷門人物成為變迷的新印記。而當中,Wreckers新丁Ironfist的故事最為人樂道和回味。




(WRECKER POST CARD by ENTERlv2 on deviantART)
 

(WRECKERS!! by kotteri on deviantART)


(Wreck and Rule by monen1777 on deviantART)




(GET WRECKD by dcjosh on deviantART)





Ironfist出自1993年的Lightformer,當時的變形金剛回歸到玩具本身gimmick作賣點,但角色幾乎沒有任何主流故事題材去塑造。在Roberts眼中,空白或許反而是好事:沒有舊設制肘,可發揮空間更大,Roche和Roberts為其重新做了大量詳細設定——一個極宅系的武器專才,曾是Wheeljack的學徒,後來供職於技術流聚集、遠離戰線的Kimia實驗室(如今<MTMTE> Lost Light上的怪胎們大部份都是從Kimia而來)。論能力,Ironfist不亞於工程界第一紅人Brainstorm,只是一個低調內斂一個高調張狂,直接導致二人地位上的差異。但真正有心與Ironfist在專業上競賽的,是另一位——對於他來講親密得亦師亦友的Skyfall。可是,不同的性格和心態亦令二人的命途越離越遠。

QUOTE:
从始至终,Skyfall都是支撑着铁拳的极大力量来源。他人生的知己,值得信赖的导师,同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两人有着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铁拳是慢热的稳健型,乐于测试和修改发明的原型,直到万事如意为止;而Skyfall恰好相反。那段时间里,两人在进度上你追我赶不分胜负。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铁拳以一柄新型激光枪赢得了绝对胜利。虽然他亲手向擎天柱献上了这件作品,但被报告书和告急通讯整得焦头烂额的领袖事后告诉勤卫兵,这枪是Skyfall造的。另一方面,Skyfall对此保持了沉默,害怕说出真相会让领袖陷入尴尬的境地。 

虽然Skyfall收到了一大堆赞誉和特别任务,仍然是铁拳以新发明'冷磷化物'(Cold Phosphex)创造了历史,使接触到的金属变得有如玻璃般脆弱。注意到Skyfall在Kimia制造部的生活不太开心,铁拳允许他使用自己工作间的设备继续研究。黑磷(Black Phosphex)就是他的实验成果:一种比冷磷化物原版更霸道的物质。后来的事实显示冒进的Skyfall显然跳过了相当数量的测试程序,急切渴望看到实战效果的终末是:有14个博派战士在Gorlam Prime附近演习时被黑磷化物侵袭。因为这一事件,Skyfall被送去了Garrus-9服刑——不是作为囚犯,而是作为守卫。Skyfall在G-9度过了好些年头。他很羡慕铁拳的公务员生活,服役期间还帮助雷霆拯救队阻止了一场越狱。铁拳这边也在坚持不懈地活动,想要把他的朋友调回Kimia来。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Ironfist是一個徹頭徹尾的geek,比較寡言,喜歡收起自己。他後來在臉上加了塊口罩,我想是為了把自己隱藏得更深,儘管如此,他仍能讓人感受到口罩背後傳出來的溫度(體現Roberts和Roche的功力)。雖然他發明的武器幫助博派殺敵無數,但Ironfist並沒從中獲得光榮感。他的大部份人生都是花在工作台上,從沒經歷過戰場。缺乏戰場真實經歷令他對Wreckers的傳奇充滿幻想,尤其前任隊長Impactor是其人生奮鬥的一切支柱。Ironfist對所有流傳著的、關於Wreckers的佳話瞭如指掌,一說起即變得滔滔不絕。他更利用工餘時間,化身網絡寫手,以Fisitron之名譜寫331回的記錄小說連載<Wreckers解密>。Fisitron在博派同僚中的知名度,比Ironfist高得多。

QUOTE:
Skyfall信步走进工作间,随便倒进铁拳背后的一张椅子;后者正忙着在电脑上埋头操作。 

'刚在我到休息间坐坐,猜猜怎么了?我听到黎恩的手下们在谈论数据档案330号。他们超喜欢的!并且他们在试着找出'拳斗皇'是谁。' 

'我很高兴它们能被公众喜欢。事实上,拳斗皇从未把他自己当成一个率直的历史学家。他更像是一个历史整理者——' 

'——和一个戏剧家,耶,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QUOTE:
铁拳只有呆在他自己的工作间里时才感到安全。 整个工作间堆满了仿佛雷霆拯救队博物馆般的收藏品。最吸引人的,也是最显眼的展示品是Impactor的飞空滑板。门沿上悬挂着的是弹簧用过的宽剑,现Wreckers队长曾用它卸掉了声波的武器(和手臂)。墙上挂着RACK的一张全息照片,摄于拯救了他和他兄弟两个人的那场手术几小时前。这其中最好的藏品一般的访客可能不会注意到:如果你将工作台变形为一张指挥椅,并重新布置一下几台显示器就会发现,整个工作间完美再现了雷霆拯救队最初的飞船,玄黄号。(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Ironfist的發明有時甚至超過他自己的控制。儘管在開發過程中已經預感到危機並將之毀滅,但仍然不明地流落到狂派手上而引發慘劇。其最後的發明,是腦部追蹤子彈。因同樣的強大殺傷力,令博派內部不得不召開聽證會來定奪使用批准。而他本人,亦在開發過程中付出沈重代價。

QUOTE:
'本委员會的决定是,除极少数特殊情况下,在任何场合的实战中,对敌方战斗人员使用大脑跟踪子弹将被视为战争罪。从今以后,这些子弹的制造将被列入非常规武器三级协议的禁止范围。' 

听证者对问责的迫切渴求,铁拳发现这种不信任和怀疑,早从Babu Yar大雨停止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当时基甸(Gideon)的狂派对博派军队所做的一切引起了莫大的恐慌;而伴随恐慌到来的还有深深的疑问:那一天,从那片明亮无云的天空中到底降下了什么魔物,能将其下地面上的博派战士吞噬殆尽?

几天之后一封匿名举报信被寄到了最高议会,描述了'基甸之胶'与Kimia空间站研发的所谓'超毒发泡剂'之间的共同之处。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QUOTE:
铁拳坐在他的电脑前,凝视着一张他已经烂熟于心的图片:他自己头部的扫描图像。颅骨的中心,是他自己不能说的秘密:一颗大脑跟踪子弹。每当这件可怕的外来侵略物游离进入他脑部的另一个部位,他都会晕过去。他每次醒来的第一个想法永远是'我还活着!'然后第二个想法也立刻随之而来,'我死定了。'因为那颗子弹——那颗该死的子弹——还在锲而不舍的追逐,向它的最终目标移动着。 

铁拳抚摸着前额上的伤疤。有时候,当他对这种刀锋上的生活感到厌倦时,他甚至想过不如自己下手,推一下就能早点结束这一切。而阻止了他这么做的想法——是一个右手上装着鱼叉的TF的形象。 

铁拳知道,他还能活着纯属幸运。如果那颗试做型子弹再稍微升级那么一点,整件事情就会完全不一样了。为了将他剩下的日子物尽其用,他曾经想过要把工作间留给Skyfall——当他们两人最初到达Kiama研发中心工作时,就曾有过这样的约定——同时出发去作他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旅行。

他也决定忍气吞声,不事张扬地将大脑跟踪子弹改进到至臻完美,只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它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这意味着他最终夺回了对它们的控制权,而不是与之相反,输掉了与自己造物的斗争。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ANYTHING by Josh-van-Reyk on deviantART)





這個悲劇的意外,令Ironfist定好了所剩無多的餘生要進行一次讓自己無憾的冒險。正好遇上Wreckers接到新的拯救任務招募新兵,同時Prowl想在這個不受控的戰隊裡面安插人手,於是Ironfist成了多個契機交錯下的集合。

QUOTE:
铁拳被一声多年未见的通讯警报打扰了。他抬头看了一眼,说道。'接。' 警车的脸出现在显示屏上。'谢谢你接我的电话,铁拳。或者我还是应该称呼你'拳斗皇'?'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QUOTE:
弹簧需要四个新人填补空白:螺旋风暴,狂饮,烈炎,还有Skyfall。 一个空中战略家,一个战士,一个陆战指挥官,还有一个武器专家。正是目前他所需要的人员。在召开雷霆队现队员的内部会议投票前。他会将人员名单和申请先提交给警车等待批准。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QUOTE:
'你好。'弹簧说。 '你一定是铁拳了。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何在此;是时候动身了。' 

铁拳挺直了身子。'我的一生都在等待这一时刻,弹簧,从我看到Impactor乘着火焰中的盘旋摩托飞身跳到维苏埃堡(Vosian Citadel)房顶上开始。我仍然记得霸天虎们的尸体零件如何从第六层楼的窗户中喷出来,然后是第五层,再到第四层。我记得他如何从敞开的大门中走出,用他的鱼叉击落了一艘低空飞行的穿梭机,最后消失在落日的余晖中。从那个时刻开始,Wreckers就变成了我平凡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们曾对我说话。他们与我有共鸣。所以是的,弹簧,我确切地了解你为何在此:你来到此地,是为了要求我与你并肩战斗。并且我的回答是:我接受。一千次的接受。因为如果这是我悲惨人生故事中的最后一章,那么至少我要知道,我是以我希望的那种方式英勇战死。'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QUOTE:
杯子把雪茄从嘴里拿下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的学生。'你变了,小家伙。啊!你打了蜡,这只说明一件事:新人要来了对不?有我认识的么?' 

'四个里有三个你都认识,肯定的。第四个……呃,这事儿我只跟你说。他不是我选的。警车否决了我最初选的Skyfall,说他会'空降'一个替代品给我——他还真敢说。很显然,他有单独的一票决策权。'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Wreckers 4 pg1 by dcjosh on deviantART)


(Dead Men's Boots by Transformers-Mosaic on deviantART)











 

 

 

 

 

 

因為從未親身經歷過戰場的殘酷,Garrus—9監獄星的背水之戰,另即使臨近死亡邊緣的Ironfist也因體驗戰友的陣亡而心有餘悸。腥風血雨之下,他不但止如願地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Impactor,更真正獲知關於這位前隊長以至Wreckers那一段為人傳頌、在Fisitron筆下描繪得偉大勇敢的Pova星英雄主義式戰役背後那缺乏人道主義的真相。































面對最恐怖的強敵,致勝的關鍵卻是一個被低估的小人物,這種常見的反高潮,總能為讀者帶來過足癮的峰迴路轉。Ironfist那無人能預計的戰略,最終將大魔頭制服。

當餘下的篇幅都足以令讀者認為是圓滿的尾聲之時,Roche和Roberts僅用一格畫面輕描淡寫地交待,奇蹟終未能出現在Ironfist身上。





















還不及反應過來回味懷緬一下這傢伙,Roberts後續一篇文字小說<Bullets>,再帶來一個震撼的戲劇性轉折式結尾。Ironfist一生癡迷於Wreckers傳奇,最後他自己也終成為一段傳奇。

QUOTE:
九个月以后

Skyfall突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一张脸出现在屏幕上。'你好,Skyfall。' 

'铁拳……!' 

'如果你现在在听着这段预先录好的信息,那只意味着一件事:是你谋杀了我。' 

'我已经死了,Skyfall,因为那发大脑跟踪子弹终于到达了它的终点。顽强的小东西,我是说那子弹。它从未放弃它的使命。我无法阻止它,但我可以进入它的负载电脑检查。我上传这条信息后将设定一个触发时间,当子弹最终找到它的目标的时候,这信息就会被传送到工作间里。这条留言本身,可能要花一点时间才能到达你那里……这取决于你杀死我的时候,我身处何地。因为就是你杀了我。不是吗?' 

铁拳拿起了最早的那支大脑跟踪枪样品。'你用来谋杀的武器。在那场'事故'之后,我让黎恩把它还了给我。还记得吗?他花了点时间研究,但最后还是还给我了。然后猜猜怎么了?他告诉我这枪已经被预先装过弹以备发射。有人在开火机关上做了手脚,当从某个特定的角度握住这把枪时,它就会射出一发子弹。' 

'我从未告诉任何人有关大脑跟踪子弹的事情,只有你知道我在研究。也就是说,只有你有机会篡改发射机制,因为只有你知道停机代码。我可以把这些都告诉我的雷霆队同事们,以免我在子弹的任务完成之前就提前死去。至少以这样的方式,真相才能大白于天下。我们会走着看的。' 

'我曾经试着猜测你的行凶动机,如果下面的分析不够精确,我表示抱歉,但出发前我只剩下几分钟时间,来重新评估一下我们两人的关系。所以,也许是……同行间的嫉妒?你因为我设计了领袖的激光枪而嫉恨我,即使所有人已经都把荣誉归与你。或者是因为冷磷化物?帮帮忙呀,一个TF肯定总有权利知道,为什么他最好的朋友想要杀他?'

'也许是因为Grindcore集中营。你是满怀愤怒地去参加那次巡逻的,对不对?就在我们吵过以后。也许你认为全都是我的错,才让你浪费了生命中的一百年。'他抚摸着自己的伤痕。'你知道,Skyfall,你教会给我的礼物,就是让我想到很多看似疯狂的可能性。因为现在我就想到了基甸之胶。通天晓没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狂派使用Kiama偷来的技术研发出了那种生化武器。但当讯问开始的时候,他超神速的首先敲响了我的门。也许有人在试图……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把我供出去?' 

'早在Babu Yar惨案之前,我就将研究样本扔进了太空,并清空了所有的研究数据,我对自己的造物感到恐惧。我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我猜有某个跟我关系密切的人——某个能自由出入我工作室的人——已经找到了我研究的怪物,并把它交给了狂派。在问讯会上我说谎了,因为我害怕,法官们不会相信这样的真相。并且我做的比说谎更恶劣:我偷藏了证据。在问询还在进行时,我发现了一瓶之前忽视的基甸之胶样品,并且,我还把它藏了起来。'

'但如果是你将我的研究成果泄露给了狂派,Skyfall,这也就意味着你并不希望我死。你只是想让我洗手不干。让我推断出这个结论的是……所有的这些,只是能让你把我的工作间弄到手。' 

'也许你认为,我没有告诉感知器和黎恩,意味着我决定在我自己的有生之年只对你指控你的罪行。问题是,我不认为你'犯'了罪。我不认为这桩罪行只是你一个人的事。' 

'我差点忘了告诉你,'铁拳说。'我已经预先给工作间的电脑编程,将这条信息当做拳斗皇的数据档案发布。也就是说。每个我的读者都会在他们的中央处理器中直接读到这些信息。' 

'开门,Skyfall!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 

Skyfall震动着撞上地面,外层涂装脱落,一个小小的立方体玻璃容器滚过地板,滑到他的脚边。 

'在我出发去Igue Moor站之前,我本来应当把我的怀疑报告给最高指挥部,'铁拳说。'但我恐怕拳斗皇会认为这样的做法太有悖传统。' 

Skyfall捡起了那个容器,向光观察着里面的液体。它闪耀着朦胧的绿光。 

'我认为用一条来自坟墓的信息结束这个悲惨的故事更合适,你说呢?作为解说员,我是指。因为你知道,在我生前,我习惯用来描述自己的评价是:历史记录者……'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了,Skyfall!把手放在头上,乖乖的走出来!那样的话,我们还能给你一个机会回应铁拳的指控!' 

'……和戏剧家。' 

Skyfall想起了Garrus-9。他想起了他目睹过的一切,也想起了他做过的一切。在那边,他不可能再一次地幸存下来。他扭开容器的盖子,然后打开了自己的口罩。 

'如果你不介意,'铁拳说,'我想用一句'拳皇警句'来收尾。你知道是哪一句吧?现在,对你和我两个人来说……' 

Skyfall向后仰头,喝了下去。 

'全都完了。结束了。' 

(LSOTW #0 前传小说<Bullets> (TPB Exclusive) by Sunny13 - Transformers Slash)





(IronFist 01 by IDWLimited on devian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