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22

May

2015

issue.336「一姐的花容與月貌」REFORMATTED Eupatorium

"When you look good, I look good."

除了與Optimus Prime配對的一姐地位,Elita One真正在劇情上叫人留下深刻的表現並不多。在G1卡通曇花一現之後,最有意思的橋段莫過於DW G1作為昆迪沙人的刺客打入博派內部,只可惜她登場的第一格畫面卻成為整個連載的絕響,DreamWave突然結業,故事無奈爛尾。連載至今差不多十年的IDWverse,她僅僅在多年前<Megatron Origin>一格疑似bug的畫面露過一面,儘管IDW世界觀在近年終於肯引入fembot的設定,新舊女角紛紛登場,但仍遲遲沒給她預留一點戲份。

一姐的商品化亦乏善可陳,多年以來偶爾出過樹脂件拼裝(MC Axis Kit)、半身雕像(Diamond Select)等等的非變形類item。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可變形的一姐,是出自2007 Botcon限定漫畫<Games of Deception>、基於Cybertron Thunderblast改模、但要等到兩年之後才作為會場限定發售的Timelines Elita-1。只可惜,過度的粉紅色調、沿用Thunderblast的頭模,並沒有令人覺得這款「唯一可變形一姐」是真正的一姐。

到了當下,我們仍未等到一款原汁原味的Elita One,但有了比前者更好的替代品。大半年前Mastermind Creations推出一款100%還原IDWverse Arcee的Azalea,並將此機體「物盡其用」地擴展為整族人的共用身軀,通過肩甲的加減轉換、背甲的位置配合做出差異,再加上頭模、武器、配色來呼應改模角色的點題特徵。新的改品角色皆屬有份量人物,正是Elita One以及十三元祖之一的Solus Prime。MMC皆以植物命名這批女性角色,先前有Zinnia百日菊Azalea映山紅,今回則有Eupatorium澤蘭——作為一姐新名號。澤蘭是一個菊科之下的屬,包括了約36至60種開花植物,當中有一種叫紫莖澤蘭(Eupatorium Adenophora Spreng),其生性非常霸道,甚至連農藥也對其無可奈何,所以人們把它看作頑強生命力的象徵,這或許正是MMC命名的用意。

時隔大半年,這個由人變飛艇的瑜珈式變形再一次帶給我挑戰,費盡辦法也無法把身軀摺疊得貼服,原來是漏掉一個細微動作:將hip位兩側小小的裙甲往後扭轉90度,調整過後便迎刃而解。如之前介紹Zinnia時提及,本品的變形涉及各部件同時到位吻合,就算是Deluxe class,其難度亦力壓Voyager甚至Leader class。這部通紅的飛艇,顏色比其他幾作都單調。通過拆裝背甲改變位置,盡可能與Azalea拉大差距。除了標配兩把手鎗,Eupatorium的武器替換成一把弓,可收納於艇尾。

展開後的人形,露出了更多粉色的部分,觀感上多了層次。原本一姐與Arcee一樣以粉色為主,但Eupatorium的軀體改成紅色為重應該是為了避免因軀體通用而進一步和Azalea有所混淆。新規頭模應該是本品最賣座之處,重現一姐典型的花瓣形頭盔,而我最欣賞Eupatorium的面相不止是一副花容月貌,更刻畫出與一姐氣質相近的知性美感,十分可人。兩側的小小肩甲與Zinnia相同,只是到這一刻才發現其造型是重現一姐原形肩膊上的一對天線。這對天線,就是讓一姐看起來與Optimus顯得登對的象徵。軀體的外形曲線以及一流的可動已不需多言,加上那讓我大讚的容貌,Eupatorium比Azalea呈現出更性感的女性美態。不確定弓箭是否是一姐原有的武器抑或MMC新作的設定,反正與Eupatorium十分般配,並且可以卡在手鎗鎗頭結合成一把弩鎗。

在百分百的一姐出現之前,Eupatorium應是她迄今為止最好的化身,就算外形未足,神韻已十足。